欢迎来到笔趣啦,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

笔趣啦 > 玄幻 > 通灵棋谱 > 第71章 琴曲中对弈

第71章 琴曲中对弈

    琴曲尚未开始,全场就再次爆出雷鸣般的掌声,为这幅美妙的画面喝彩,为这个美丽脱俗的少女喝彩,为年仅十三岁的王胜的高功法喝彩,当然,也为将要听到的绝妙琴曲而充满了期待的喝彩。

    芙蓉淡淡一笑,眼里和心里,只有雨,只有琴,只有王胜,只见她缓缓抬起玉手,轻抚琴弦,一曲《曲径通幽》,便开始奏响了。

    听着柔韧有度的琴声,听着起伏有致的旋律,众人的心灵都在经受着一次净化和洗礼,慢慢的在琴曲中,从纷繁噪杂的尘世走向了纤尘不染的仙境之中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最能够得到琴曲精气妙处的还是王胜,他把蒙蔽着自己心灵的一些小小不然都轻轻的推开,看清楚了远处的一切,也仿佛能够看到未知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决赛第一局终于重新开始了,宋韶也受到了这曲《曲径通幽》的有利影响,他半睁着眼睛,一边醉于琴曲之中,一边轻轻的使用食指和中指一接一送,黑棋第一手稳稳的落到了巨大的玉石棋盘上,正是左上角的星位。

    王胜此时觉得芙蓉和自己已经是完全的融合相通了,那一个个优美舞动的音符就像一道道指令,轻轻的碰击着棋盘上的点,那些点正是王胜想到的点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这其实演变成了一场不对称的比赛,白棋是合王胜与芙蓉两个人的围棋气感和技艺,再加上王胜无与伦比的八万年神 功‘**化气制法’的日渐谙熟的运用,在各方面都占有了很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而宋韶,则只是得益了琴曲带来的一种灵感和心的静谧,虽然也是身怀一种奇怪的功法,但是,怎么可以和芙蓉、王胜两个人的融合棋力相比呢?芙蓉已经是专业四段棋手,且持有弈道门颁的棋士证,加上性别的差距,怎么也可以抵得上男子专业初段的水平,而王胜虽然没有专业棋士证,但是,现在据冯嘉判断,现在已经处于专业七段强的水平,在观看到王积薪所遗留的《金谷园九局图》和围棋《十诀》之后,王胜对于围棋的悟性和直觉等素质又是突飞猛进,更上一个台阶,已经奠定了一个强棋圣的有利基础。

    因此,王胜和芙蓉的棋力相加是专业八段的水平,尽避两个人的第一次这样琴棋配合、一起鏖战的经验不足,有的方面还显出了一些生涩,可是,对于被北极称为‘最高智慧人类’的、具有初段围棋气感的,应该是和着琴曲的节拍有韵律的舞动着,兴高采烈的向棋盘上移动着,就像是一个十分喜欢游玩的人到了一处最向往的美丽景地,再也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宋韶走成了三连星,以势争雄,构建起一个大模样,慢慢的建立起了自己的军事基地,为自己能够在中盘厮杀时放开手脚,提供了先决条件。

    而王胜这次却是选择了错小目的布局,稳稳守住白军的根据地,建立了有保障的后勤供给线,也为中盘厮杀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巨大的玉石棋盘上,黑气与白气,似乎比先前的比赛都显出了一些黯然,甚至给人感觉很微弱,根本感觉不到将要到来的血战厮杀。

    这个情形只有在场的围棋高手兼功法强者才能知道真正的端倪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吹过,把赛场周围的雨线都吹得几乎倾斜成了平行状,所有的人都感到了这股冷风的无情。

    棋局,开始变了。

    宋韶今日也感觉到了王胜此时的气势,似乎比自己要强一点,但是,他却是心如明镜,自信满满,把油纸伞也轻轻一送,然后,双手轻轻在空中一画,一个美丽的七彩虹桥便形成了,为他和在桥下的所有观众挡住了那缠绵的雨滴。

    臂众情不自禁的又一次站了起来,一时间,掌声不绝。

    这个本是违规,但是,弈道门的座尤风也被这个宋韶的手法给震撼了,微微怔了半刻,他一个手势,告诉大家,在对弈之中不可鼓掌,全场顿时安然。

    柄王李汉唐的心里,更是感叹这两个少年英杰,不仅是对弈水平高人一等,而且这功法却是一个比一个奇妙,想我醒狮国有如此人才,便是西胡国和大狼国加起来,也不是我国的对手。

    与那美丽彩虹桥柔和亮丽截然相反,却与那阵刺骨冷风相一致的是

    宋韶在中央一个扭断。

    中盘厮杀开始了。

    是综合气势上处于劣势的宋韶先挑起了战端。

    王胜没有想到,在布局还没有完全结束时,宋韶就要这么急着与他决斗。

    而且宋韶所下之点,就是他一直想下,却是没有机会下的点。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王胜心里暗道。

    其实,宋韶的这一手,其实是一个拭应手。目的在于以攻其不备来扰乱王胜的思 绪。

    王胜看到这个无理扭断,正要给于强势攻击时,忽然,他看清楚了宋韶的真正目的。宋韶哪里是挑起战端,根本是在试探。他的攻击目标,并不是扭断的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王胜没有理会宋韶的扭断,而是继续占领棋盘上的大场。

    所有观看的人,都禁不住一声‘咦’?

    这两个少年在干什么?一个挑战,一个不理,这是在开玩笑吗?

    宋韶暗暗称赞王胜的机敏和胆色,这也激起了他的无穷斗志。呵呵,你不是不理会我的攻击吗?我就再来一手。

    宋韶轻轻飞掷黑子,一个飞‘镇’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出来,这个如果再不理,而脱先的话,不但右下边的白棋数子被团团围住,有被吃的危机,而且此处在中央的争夺上更是不可不应的‘急所’。

    但是,令宋韶和观众不解的是,王胜竟然还是置之不理,继续占领大场!

    宋韶可不是二流棋手,他可不会以为是王胜的神 经有了问题,要把这局让给他。

    宋韶仔细的看了看全局总体形势,这才清楚了王胜的目的。王胜是要拼命的在中盘真正决斗前,尽可能地捞够实地,而宋韶挑衅的这两个地方,变化太多,根本不可能完全的看清楚,要是真正战斗起来,变数很大,不知最终会鹿死谁手。

    因此,王胜放弃了看似极为关键的中盘战斗的急所,而去争夺眼见可得的实际利益。真的是有气魄,敢拼敢赌。

    如此一算,在这两个地方如果自己不能捞到利益的话,那么,等于说,自己走了两个价值甚小的点,白白把两个大场卑手送给了王胜。

    宋韶的脸上渗出了几滴汗珠,他知道,此时的棋局,已经完全取决于右下自己能不能屠杀掉尾巴在边上、头颈子中央的白龙,如果,能够全歼,自己胜局一定,而不能全歼,只能屠杀数子利益的话,那么,这局棋还得等到官子的争夺之后,才能看清楚输赢。

    宋韶经过了一次长考,便把赌注压在了屠杀白龙上。

    在一‘镇’之后,黑棋又是一‘封’,从整体形式上看,白棋的龙头和龙尾已经被切开,龙尾在边上被围,龙头在中央被围。

    白龙看来,不是龙尾被斩杀,就是龙头被消灭。

    真的没有机会吗?

    王胜的一手‘靠’,让所有的观看者,看到了白龙头尾相连的希望。

    但是,经过宋韶极其强硬的‘堵’、‘顶’、‘提’之后,观众看到,白龙的尾相连彻底的没有希望了。而且,还白白损掉了一个白子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白龙的头尾只好在黑棋的包围圈里各自做活了,但是,只要是专业棋手都能看出来,龙头和龙尾都只能各做一个真眼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白棋的龙头和龙尾都要被黑棋斩杀了。

    宋韶的脸上也渐渐的露出了轻松的笑容,心想,王胜,认输吧,你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王胜没有犹豫,一个白子再次落到了棋盘上。

    这一手不是想要连接白棋的龙头和龙尾,而是扭断黑棋的!

    宋韶看到这一手,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。暗叫一声:不好!

    这一手扭断,再也不是自己单纯的绞杀白棋大龙了,而是自己围堵追击的黑棋也被切成了两段,而且,自己的这被白棋切开的两段也是只能各自做成一个‘真眼’。

    没有退路,这也是我赢你的唯一希望,好,王胜,你既然选择了对杀,那么,咱们就好好的比一比,看看谁计算的更加准确,看看谁能够把所有的变化揣摩透。

    接下来,琴声愈来愈悠扬动听,王胜和宋韶两个人的心境更加的宁静坦然,而棋局却是凶险接连不断,就像一场亘古没有过的大规模世界大战。

    是的,年仅十三岁的王胜和十四岁的宋韶,在对弈的境界中,就是不可多得的两军主帅。

    柄王李汉唐站立了起来,弈道门座尤风站立起来,主席台上的所有贵宾和看台的所有观众都站了起来,他们的眼睛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棋局的每一步变化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都在心里计算着,到底是白棋长一气还是黑棋长一气?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

重要声明
本站所有内容、均由收集自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联系邮箱([email protected])处理.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