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笔趣啦,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

笔趣啦 > 玄幻 > 通灵棋谱 > 第113章 心事谁知

第113章 心事谁知

    心园居士、觉禅方丈和樊篱裁判三人一起朝着王胜这个方向看时,最紧张、最有感觉的并非是先截获了其声音信息,后暗暗指点妙手的王胜,而是尤玲。

    尤玲本来在樊篱一进入到大厅时,心里就紧张的要命,急忙低下了头,就怕这个和爹爹关系很好的樊篱伯伯会认出易容乔装的自己来,她这会儿可不想被这个樊篱伯伯给带回去,她还没有玩够呢。虽说现在多了一个岳静灵,治住了她,不敢任性,言行举止受到了一些限制,但是,总是好于家里爹爹早晚不停的一直拿什么儒学法术来教育自己,再说,她现在经过这几不上喜欢王胜,但最起码,以前对于这个‘小色鬼’的所有冤仇现在都无形中变成了好感了。她的感觉就是,能够一直待在这几个人中间,一直和王胜一起到处游玩,就是她想到的最能够给她带来快乐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尤玲敏感的少女直觉,也现了从南阳城出来之后,王胜和芙蓉的亲昵关系似乎淡了很多,似乎两个人之间有了什么险隙似的,不知为什么,看到他们二人不好了,她的心底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!

    尤玲哪里知道,在那南阳城的旅馆里,自己做了一场噩梦的同时,王胜和芙蓉也同样做了一个和苗苗相关的噩梦,造成两个人关系冷淡的原因,竟然是两个相关又不相类的梦。

    爱情,真的是很脆弱的,哪怕是一个细微的不慎,也能够让爱情蒙上一层阴影,甚至面临危机。

    真爱亦然,越是铭刻到双方内心深处的真爱、至爱,就越是容易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真爱就像一颗深秋熟透的一枚甘果,你不能摇晃果树来得到它,也不能用长长的竹竿把它敲落下来,更不能用石子或其他硬物去砸伤它。

    你只能运用你自己的智慧,搬来几块垫高的东西,做成一个稳稳当当的高台,然后小心翼翼的登高,小心翼翼的把它牢牢的抓在你的双手,温柔的抱在怀里,给它你的体温和情感,然后和你的爱人一起分享时,才能品出爱情甜美的滋味。

    王胜和芙蓉之间,虽然有诸般柔情蜜意,也有琴箫和韵的融洽,还有心灵默契的导引,等等等等,但是两个人之间还有很多的阻碍和不确定,此时此刻,两个人之间最大的阻碍恐怕就是已经死去的苗苗。

    芙蓉只能是一个人偷偷的流泪,与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,却已经触摸不到他的心,这种痛苦让芙蓉简直不堪承受。

    而王胜在这场姐弟爱情中,本来就是处于被动的一个地位,他对于芙蓉的爱似乎他自己也不能很明确的决断,此次来南阳又受到了苗苗在梦中的指责,导致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在芙蓉和苗苗之间,他的潜意识竟然有点偏向死去的苗苗。

    芙蓉过年已经二十二岁,女孩子到此时一般都已经嫁出去了,而此时的王胜,却刚刚十六岁,还不到成年。但是,芙蓉却是第一次经历爱情,她的年龄大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来把握,她的个性柔弱娴静,又使得她最容易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芙蓉在古城时,也曾经受到了茶商巨富杨守业二子杨楠的追求,她当然知道那个杨楠对她也是一片真情,可是,她那时和王胜正是最甜蜜、最和谐,初尝爱情美酒的时候,因而,她对杨楠的暗示也装作不知不晓,到杨楠彻底明白芙蓉心里爱的人竟然真的是她的弟弟王胜时,才死了心。

    芙蓉有时也怀疑自己,难道我真的不该爱上王胜吗?难道这注定是一个悲剧吗?难道那个杨楠才是我应该珍惜的人吗?

    少林寺和靖馨心园的一场巅峰友谊对弈结束了,大厅里还是静悄悄的,没有人鼓掌,也没有欢呼,只是每一个道士的脸上挂满了欣喜若狂的笑容,一起向自己的师父和觉禅方丈及樊篱裁判施礼后,有秩序的退出了大厅。而另外一侧的少林寺僧人则是面色有些黯然,但还并不沮丧。

    觉禅方丈挥挥手道:“你们也先回去吧,我和两位老朋友还要再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那些僧人便一字排列,先回少林寺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厅,已经只剩下心园居士、觉禅方丈和樊篱特级裁判三个人。心园居士先站起来,道:“二位,请到我的密室一叙,我还给两位好友准备了绿茶极品‘恩施玉露’,随我一起去品茶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三个人便有说有笑的一起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王胜、芙蓉、尤玲和岳静灵一起回到了住处,感觉困意顿生,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小屋里,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王胜的心里却是还打着小蹦,只怕自己的易容乔装已经被那三个功法高手现了,悔不该自己逞能,去截获人家密谈的信息,还给人家觉禅方丈什么帮助,再说,自己现在在人家道观住着,却来帮助外来的对付帮助自己的人,这算是什么事情呢?

    尤玲的心里的鼓点一点也不比王胜的差,翻来覆去的在床上那个难受劲,真的是如躺针毡之上,她隐约已经觉得那个樊篱伯伯已经认出了她,她可不想现在就被樊篱伯伯带着回到家里去。

    王胜和尤玲是各想各的烦心事,大约到了后半夜,见到并没有道士来请他们过去,这才放下了心,慢慢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岳静灵和芙蓉在一屋里睡觉,岳静灵的话特别的多,问这问那,没有什么顾虑,芙蓉被她问的常常是勉强的搪塞。岳静灵也是问到后半夜,听到芙蓉终于被自己问的打出了鼾声,这才撅着嘴,不情愿的迷糊过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岳静灵将要睡着之时,忽然被芙蓉的叫声给惊醒了,只听到芙蓉一遍遍的喊着:“胜儿,胜儿,你不知道我的心吗?我对你不好吗?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?我好怕,我好怕,胜儿,你在哪?我要和你在一起,你不要抛下我,好吗?”

    岳静灵轻轻的披了衣服,下了床,然后点燃了一根红蜡烛,看芙蓉时,却见到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,口里只是不停的重复着刚才的话,有的时候说的清晰,有的时候说的模糊、断续。十三岁的岳静灵已经能够明白一些道理,她也基本揣测出芙蓉口里所说的胜儿,可能就是王胜。

    看着芙蓉不断的流淌着泪水,哽咽的念叨着那几句揪人心的话语,弄得岳静灵也觉得很不好受的,她不忍再听,便轻轻的摇晃着芙蓉,道:“姐姐,姐姐,你醒醒,你难道是做了什么噩梦吗?姐姐,你醒醒啊。”

    芙蓉被岳静灵摇醒了,泪眼朦胧中,没有分辨出眼前的人是谁,竟然把岳静灵当作了王胜,一把抓住了岳静灵的手道:“胜儿,是你吗?”

    当芙蓉醒过神 来,现这个人是岳静灵时,脸色腾地一下就红透了,急忙扭过了脸去,道:“灵妹妹,你去睡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岳静灵哪里肯去,问道:“姐姐,你说的胜儿,就是王胜吗?”

    芙蓉的全身一震,脸羞得更加的红了,耳朵后面也感觉到了烫烫的,浑身一股热流和梦中的凄凉混合在了一起,使得芙蓉的泪珠再也难以中断。

    岳静灵见芙蓉没有回答,便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芙蓉无奈,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岳静灵便又问道:“姐姐你真的爱上那个王胜了吗?是他辜负了你吗?如果他欺负姐姐,我一定帮助姐姐好好的教训教训他!”

    芙蓉被问的不好回答,但是,哪里经得住这个岳静灵一而再,再而三的追问呢,再说,虽然和这个精于毒术的小静灵只有短短的一的话吗?

    岳静灵悲情了一会儿,忽地咬牙切齿道:“只是可恨那个王胜,为什么要故意冷落了姐姐,我现在就去问问他!”

    芙蓉慌得急忙拦住,死活把岳静灵给拉到了床边,道:“妹妹,我知道你的好意,但是这种事情不能这样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岳静灵道:“那要怎么处理,难道我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姐姐伤心,而那个王胜辜负你,就不应该得到什么惩罚吗?”

    芙蓉道:“妹妹,你要是我的好妹妹,我和胜儿的事情,你就别管了,好吗?“

    岳静灵见到芙蓉近乎哀求的目光,心里不忍,道:“好,我听姐姐的,只是,只是……哎!姐姐你这是何苦呢?一个人在这里哭泣,他却一点也不知道!”说完,用力的踢了一下床腿,那床几乎被踢得散了架,而岳静灵也疼得‘哎吆’一声,但是,她还觉得心里气愤,便又用自己的小拳头去用力的砸墙,疼得她又是一声‘哎吆’。要不是芙蓉在这里不方便,她早已经使用她的毒术,把这个小屋里的东西都给化成屝粉了。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

重要声明
本站所有内容、均由收集自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联系邮箱([email protected])处理.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