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笔趣啦,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

笔趣啦 > 都市 > 放纵的青春 > 第050章:坑爹的生日礼物

第050章:坑爹的生日礼物

    放学后,我一路小跑回到家,先洗了个澡,又把唐姸给我买的那几套衣服都拿了出来,挨个试了一遍,最终选择了那个格子西服套装。

    穿上西装,对着镜子照了半天,总觉得还差点什么。

    对了!发型!

    家里没有发蜡、定型水之类的东西,我只能用肥皂水代替,像韩剧里那些有钱人一样,把头发都梳到后面去固定。

    这么一捯饬,连我自己都快认不出我自己。这哪儿像乡下来的穷小子张赞,分明就是富二代公子哥!

    我对着镜子,比划着各种造型,心里不由得感叹道,还是女孩子心细,为我挑了这么一套体面的衣服,让我在她的生日宴上不至于太丢人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现在,唐姸对我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。她为我花的钱,我也一笔一笔都记着,包括她在微信上给我打的红包。

    作为朋友,她的礼物我既无法拒绝,又无法心安理得的收下。只盼望着,有朝一日,我能大方地对她说:“这里的东西随便挑,刷我的卡。”

    正想得出神,忽然想起唐姸的生日礼物还在高阳手里,连忙打电话向他确定,他再三保证,说见面后就把礼物给我,我这才放心下了楼。

    原本,唐姸只想开个普通的生日趴体,是我给她出的主意,建议她开“假面宴会”。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,她本来就是个古灵精怪的女魔头,听我这么一说,自然动了心。

    我打算戴着假面潜入宴会,把礼物送了,立马闪人,这样既不得罪唐姸,也不会惹火林娇儿。我以为我的主意万无一失,却没想到中间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还是上次我去过的那家星级酒店门口,一位假面门童正在派发各种各样的面具,我为自己挑了一个v字仇杀队的假面戴上,再配合着我这一身高级休闲西装,估计没人能认出我来。

    我和高阳约在酒店门口见面,等了不到五分钟,才见他从出租车里下来。这小子弄了一套蝙蝠侠的装备,连假面都省了。我冲他挥手打招呼,他竟然四下看了看,以为我在和别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我问你:“你怎么穿成这样来了?今晚是假面宴会!不是变装舞会!”

    高阳斜着眼睛问我:“你谁啊?管老子穿啥呢?”

    我掀起面具给他看了一眼,他这才恢复语气,夸我打扮得人模狗样的,他都没认出来。对于他这身打扮,他只用了三个字来解释:“我乐意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弄得啼笑皆非,伸手问他礼物在哪儿?

    高阳神秘兮兮地从后腰处掏出一个礼物盒子,盒子不大,黑色镶金边,上面还系着红丝带,看着也就戒指盒那么大。

    我问他里面装的是啥,他故作神秘,说什么也不肯说。我问他礼物多少钱,他笑着说这点钱回头再算。

    我俩肩并肩地走进酒店大堂,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主角唐姸还没出现,估计还在打扮。

    大家都戴着面具,互相搭讪着。只有那些身形比较特殊的,或者平时特别熟悉的人,才能一眼认出彼此。

    人群中,我一眼就认出林娇儿,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露肩小礼服,衬托着身材曼妙窈窕,配合那华丽的红色假面,宛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我跟高阳交代了几句,匆忙拿着礼物上了楼,打算送完礼物就撤退,省得被林娇儿识破。

    唐姸穿着白色吊带睡裙站在门口,双手环胸打量着我。估计她自己还没意识到,这姿势足以让她胸前那两团柔软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我倚着门框,装腔作势地伸出右手,对她说:“小姐,我对你倾心已久,赏脸跳个舞吗?”

    唐姸抬腿就是一脚,差点踢到我命根子,幸好我闪避及时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小姐!你全校都是小姐!”唐姸骂完觉得把自己也绕进去了,赶紧转移话题,让我把面具借她玩玩,还说她也喜欢v字仇杀队。

    我问她咋认出我的,她指着我衣服,骂了句“傻蛋”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感慨道,女人不好骗呀!这衣服是她买的,她不认识才怪。

    唐姸指着床上一排的衣服,让我帮她挑一件最夺人眼球的,还说她不想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,被别的小-表子吸走目光。我随便指了一件白色公主裙给她,她撅着嘴,埋怨道:“你都没认真挑。”

    我笑言自己是个乡下土包子,能有什么眼光和审美,身上这身帅气衣服都还是她挑的呢。几句话哄得唐姸很开心,继续撅着小屁股挑选礼服。

    我轻咳一声,唐姸立刻问我:“怎么了?伤风还没好?”

    说着,就走到我面前,踮着脚摸我的额头。

    我和她咫尺之遥,面对面地看着彼此,能清楚地感觉到,她喷到我脸上的热气,和她嘴里好闻的水果香味。一时意乱情迷,我忍不住低头凑过去,轻轻吻了她那饱满丰盈的双唇。

    唐姸捂住嘴唇,粉拳捶了我几下,骂了句:“臭流氓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突然圈住我的脖子,用力吻起我来。这一吻来得有些突然,我完全没有准备。只是本能地搂住她的小蛮腰,将她身子贴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唐姸双脚踩在我的脚面上,我抱着她旋转了几眼,转到床上,翻身压在她身上,情不自禁地吻起她的耳垂、锁骨。她没有反抗,只是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身上的火彻底被挑-拨起来,刚想有进一步动作,突然被她狠狠咬了一口。这一口正咬在肩头,疼得我翻身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姸“咯咯”笑着,坐起身子,说:“今天不行,下-面的同学都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不行就不行,你说就好了,干嘛咬我?这一口,差点没把我肉咬下来。

    唐姸冲我做了个鬼脸,骂道:“傻蛋!男人这辈子要没被几个女人咬过,就算是白活了。我要做第一个咬你的女人,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瘪着嘴,故意气她几句,她就过来挠我痒痒。我俩这么一闹,她大半个身子都走了光,该看不该看的地方都让我看了个遍。我被她弄得不舒服,那里涨得难受,便附在她耳边小声问她,上次的赌约还作不作数?

    唐姸故意装傻,问我哪次,她这么一问,我倒是想起来,我俩可赌了两次了!

    第一次是和黄霸天单挑,她说赢的人可以吻她,做她一天男朋友。

    第二次是前天,她答应赌输了就给我看那里。

    刚才已经吻过了,第一次的赌约就先不提。于是,我试探着提出第二条。

    唐姸骂我那种片子看多了,满脑子都是那些污-秽不-堪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心里不服气,又提起上次她扒我浴巾的事,她连忙堵住我的嘴,说她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,这就给我看。还让我先闭上眼睛,给她时间准备下。

    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。扪心自问,哪个青春期的男生不对女人那里好奇?我闭着眼睛,回味着唐姸嘴里那甜丝丝的味道,努力想象着将要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片刻后,唐姸开口道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脏狂跳不止,紧张得直咽口水,迫不及待地睁开双眼。眼前一幕春光旖旎,但却不是我想要看的那里。

    唐姸把睡裙褪到腰际,长发搭在胸前,刚好遮住两颗小红豆。她双手捂着脸,娇声道:“我兑现承诺了!”

    我强忍着体内的洪荒之力,这才没扑过去将她吃干抹净。只是,那里已经蠢蠢欲动,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冲进卫生间,打开水龙头,猛洗了两把脸,还是冲不走眼前那道丽影。真是该死!这个女魔头到底怎么想的?她以为我不是男人吗?竟敢在我面前这么赤-条-条,曝光自己的身体,简直就是对我男性身份的侮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总算让自己冷静下来,迈步从卫生间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,唐姸已经换好了礼服,正是我随便指给她的那件白色公主裙。她得意地转了个圈,像没事人似的问我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好看吗?我反问自己,眼前再次浮现唐姸旖旎的一幕,不由得痴痴地点点头,说:“好看,要是再大点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恶心!”

    唐姸随手捡起一件衣服,扔到我头上,又是一顿粉拳砸过来。又闹了一会儿,她才挽起我的手臂,要和我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我拿出高阳帮我挑的礼物,递到唐姸面前,说:“送给你,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唐姸接过盒子就要拆开,我拦住她,让她晚上再拆。实话说,我还是有点信不着高阳,担心他在里面放个戒指什么的,那我可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我甚至有那么一丝丝后悔,没有拆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!都怪自己懒,嫌麻烦才没打开上面的丝带,没有事先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唐姸乖乖地点点头,朝着我脸颊亲了一口,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我恍惚觉得,唐姸就是我女朋友,我们就是相爱中的情侣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又免不得被自己这超凡脱俗、不要命的想法惊吓到。

    我借口说自己伤风还没好利索,就不陪着她过生日了,先回家休息一下。唐姸拦着我不让我走,坚持要我在这里休息,还说生日宴会一结束,她就回来和我玩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又忍不住春-心大动,问她:“想玩什么?”

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颜色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

重要声明
本站所有内容、均由收集自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联系邮箱([email protected])处理.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